谨言_是谁啊

双向吸引,爱是极限存在

*对于他俩的性格是我私设
*文笔不好,不知所云,勿怪
*希望他俩立即结婚!

  “原来你有恋父情结啊……”修鹇揶揄的对小菊笑,小菊回怼过去,两个人嘻嘻哈哈,似乎之前的事情从未发生。宽永对小菊的父亲微微点头,放下笔,看他注意力又全部放在了那道题上,好像凝望他的一切。小菊对其父亲的评价,对于自己的观点宽永其实都听到了,他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从口袋掏出手机,点亮屏幕,然后对修鹇说:“我有事先走一步,你在这里吃东西吧。”依旧冷静自持,却没等他的反应径直走出咖啡厅。

        其实能有什么事呢?没什么大事!赵宽永最大的事不就在咖啡厅吗?他放下自己最大的事一个人面对着电脑,好像一只呆头呆脑的狐狸崽子,明明已经九百多岁的他,明明已经陪伴了几百年的对方。赵宽永突然想起来曾经看过的一个数学定理,说求某一点的极限主要该点的左右极限都存在且相等。他跟修鹇究竟在哪一点才能取得一致呢?宽永心里有答案,但他一直否定着。尽管他和小菊的事情暂时没有了结果,可未来呢?宽永看不到未来。

        心烦意乱,心烦意乱,宽永第一次主动翘了班,他无视医院里其他人,解开领带,解开第一颗扣子,车速提高到另一个人开时那般,他和修鹇几百年的点滴都在眼前,他想,还是搬出去吧,哪怕是搬到隔壁去。
“宽宽~”他刚打开门,修鹇就火急火燎的从浴室走出来,浴袍松垮的系着,水珠从他的锁骨滚落。宽永只敢瞥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他好似很平静的说:“修鹇,我准备搬出去了……”他手攥紧又松开,眼睛却只盯着对面那人脚下的地板,没听到回复,轻吁了一口气,转身准备收拾东西。

        他转身很快,快到没看见修鹇脸上的讶异。宽永仆一走进房间,后面另一人就跟了上来。他装作没看到,手上也不知道在收拾什么,一切都不在他眼里,他的心跳的厉害,近了,更近了,修鹇呼出的气好像从他的脖颈侧扫过,离他赵宽永那么近,近到好似两人贴合在一起。

        宽永往旁边挪了一步,修鹇也跟上来,两只九百多岁的狐狸现在好像是彼此的影子,紧紧的贴近在一起。突然宽永下定了决心一般,转身想把所有绝情的话都宣之于口,却猛的与修鹇四目相对,一切都寂静了。宽永向后退了一步,修鹇想进一步,却没注意他的侧面就是床沿,猛得向前倒去。下意识的,两个人拥在一起。“宽宽~宽宽~”修鹇这时好像反应了过来,喊着他的名字,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角,“我跟小菊说,我们的房子会为她留一间!我跟她说,我们两个都不会老去!我说,我们彼此陪伴了几百年了!”他越说越急,“宽宽,你不能搬出去!”他的眸子湿漉漉的,好像第一次见到那样纯粹。“修鹇,你只是暂时不习惯,等你遇到了自己的伴侣你就明白……”“赵宽永!!!你什么都不明白!你还是这样!你想抛弃我吗!”宽永自嘲的笑了笑:“我们都要有伴侣的,就像贺兰大人那样,找一个自己最重要的人。”宽永几乎没给对方机会,转身向门口走去。

        “我最最重要的人是你啊!宽永,是你,一直是你啊!”修鹇几乎是嘶吼出来,他的手里是与宽永交换过的媚珠,此刻光芒是如此耀眼!赵宽永向着对方走了几步,从口袋拿出一颗亮着的珠子,两颗心就此明朗!

        在爱这一点处,宽永与修鹇越来越靠近,终于两颗心紧紧相贴,靠在一起!原来在爱的这点处是可以求出极限来的!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