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言_是谁啊

视频好像不能放哦,那就gif了解一下,嘻嘻ε-(•́ω•̀๑)

今天的宽修女孩好似过年!!!

双向吸引,爱是极限存在

*对于他俩的性格是我私设
*文笔不好,不知所云,勿怪
*希望他俩立即结婚!

  “原来你有恋父情结啊……”修鹇揶揄的对小菊笑,小菊回怼过去,两个人嘻嘻哈哈,似乎之前的事情从未发生。宽永对小菊的父亲微微点头,放下笔,看他注意力又全部放在了那道题上,好像凝望他的一切。小菊对其父亲的评价,对于自己的观点宽永其实都听到了,他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从口袋掏出手机,点亮屏幕,然后对修鹇说:“我有事先走一步,你在这里吃东西吧。”依旧冷静自持,却没等他的反应径直走出咖啡厅。

        其实能有什么事呢?没什么大事!赵宽永最大的事不就在咖啡厅吗?他放下自己最大的事一个人面对着电脑,好像一只呆头呆脑的狐狸崽子,明明已经九百多岁的他,明明已经陪伴了几百年的对方。赵宽永突然想起来曾经看过的一个数学定理,说求某一点的极限主要该点的左右极限都存在且相等。他跟修鹇究竟在哪一点才能取得一致呢?宽永心里有答案,但他一直否定着。尽管他和小菊的事情暂时没有了结果,可未来呢?宽永看不到未来。

        心烦意乱,心烦意乱,宽永第一次主动翘了班,他无视医院里其他人,解开领带,解开第一颗扣子,车速提高到另一个人开时那般,他和修鹇几百年的点滴都在眼前,他想,还是搬出去吧,哪怕是搬到隔壁去。
“宽宽~”他刚打开门,修鹇就火急火燎的从浴室走出来,浴袍松垮的系着,水珠从他的锁骨滚落。宽永只敢瞥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他好似很平静的说:“修鹇,我准备搬出去了……”他手攥紧又松开,眼睛却只盯着对面那人脚下的地板,没听到回复,轻吁了一口气,转身准备收拾东西。

        他转身很快,快到没看见修鹇脸上的讶异。宽永仆一走进房间,后面另一人就跟了上来。他装作没看到,手上也不知道在收拾什么,一切都不在他眼里,他的心跳的厉害,近了,更近了,修鹇呼出的气好像从他的脖颈侧扫过,离他赵宽永那么近,近到好似两人贴合在一起。

        宽永往旁边挪了一步,修鹇也跟上来,两只九百多岁的狐狸现在好像是彼此的影子,紧紧的贴近在一起。突然宽永下定了决心一般,转身想把所有绝情的话都宣之于口,却猛的与修鹇四目相对,一切都寂静了。宽永向后退了一步,修鹇想进一步,却没注意他的侧面就是床沿,猛得向前倒去。下意识的,两个人拥在一起。“宽宽~宽宽~”修鹇这时好像反应了过来,喊着他的名字,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角,“我跟小菊说,我们的房子会为她留一间!我跟她说,我们两个都不会老去!我说,我们彼此陪伴了几百年了!”他越说越急,“宽宽,你不能搬出去!”他的眸子湿漉漉的,好像第一次见到那样纯粹。“修鹇,你只是暂时不习惯,等你遇到了自己的伴侣你就明白……”“赵宽永!!!你什么都不明白!你还是这样!你想抛弃我吗!”宽永自嘲的笑了笑:“我们都要有伴侣的,就像贺兰大人那样,找一个自己最重要的人。”宽永几乎没给对方机会,转身向门口走去。

        “我最最重要的人是你啊!宽永,是你,一直是你啊!”修鹇几乎是嘶吼出来,他的手里是与宽永交换过的媚珠,此刻光芒是如此耀眼!赵宽永向着对方走了几步,从口袋拿出一颗亮着的珠子,两颗心就此明朗!

        在爱这一点处,宽永与修鹇越来越靠近,终于两颗心紧紧相贴,靠在一起!原来在爱的这点处是可以求出极限来的!

宽修今日份彩蛋,我一个激动上天biu.

一步登云

新鲜出炉的小状元与江湖大游侠是惺惺相惜的知交好友这事上至朝廷文武下到绿林草莽那个不知那个不叹,原因就是不搭啊!

小状元长得是真俊!面若冠玉,鼻若悬胆,眼睛里好像装进了整个天边星辰,最他妈绝的是笑起来还有个小酒窝!!!追他的姑娘从长安城正中心大家闺秀排到塞外套马的女汉子。小状元文采也斐然不凡,笔走龙蛇皆是让人惊叹!笔墨落下句句是百姓心声,诗文成就条条是江河风采。俊男难得,有文采的俊男更难得嘿!

江湖大游侠长得是真糙!眉毛长得狂放,胡子也狂放,头发披散开来咋的都不扎。一道疤从他的眼尾延至嘴角,整天在城外山上看夕阳。路人常看到他饮酒,当然还就着些花生米。

就这两个啥啥都不搭嘎的人,竟然是知交,可算是惊掉了天下人的下巴。 江湖传言,两个人还是会常常闲敲棋子对饮茶的,可实际上—— “五子落成,你可又欠我一次红烧肉!”小状元捏着一颗棋子对着游侠笑出了酒窝,“外加一壶杏花春!”游侠不言语手指一弹,小状元手中棋子就裂成了几块。“这下就不欠了!”小状元嘴唇抿了下,又笑开,“你真的决定要帮我去查当朝太师的贪腐案吗?”“怎么,大丈夫一言你觉得谁能给我追回来!”“这太危险了!”“你在朝堂就不危险?”“你……”小状元闷闷的灌了口茶。 游侠哈哈一笑,“等我回来一定请你吃城中有名的红烧肉,外加一坛最好的杏花酒!让我看看名满天下的小状元是怎么笑的,给我来一个!”“你……”

第二天游侠果真就不见了。

朝堂果真瞬息万变。当朝天子身体江河日下,皇子夺权严重,权臣当道,百姓民不聊生。谁都顾不了谁的时候,就谁都不在乎谁了。哪个都绝望的时候,小状元几乎成了天下万人心中的朗朗青天。他依旧是笔走龙蛇,却字字泣血书写天下百姓的艰难。他依旧面若冠玉,却满眼的冰霜。他一次又一次的上书请求,却次次被打压。他再也没有晚上喝过茶,窗子上却能映出那彻夜不息的一豆光影。两年过去,谁都好像不是自己了,弯腰的弯腰,辞官的辞官,京中最有名的红烧肉馆关掉了,小状元变成了眉头有川字的朝廷一员。游侠就在这时回来了,在一个下着大雨的夜晚,游侠披着蓑衣翻墙而入,将怀里权臣的罪证交给了小状元。

近年来权臣虽然横行乡里,看似掌握了整个朝堂,却不知黄雀在后,小状元早就与当今圣上用计瓦解他的势力。如今证据确凿,圣上硬是撑着一口气处置了权臣之后将传位圣旨传下,该贬贬该抄抄,另外将小状元立为了辅政大臣,小状元成了超级大官。

游侠却早就消失了,再也没在京中出现过。

这年清明节,已经是辅政大臣的小状元独自拎着京中最好的杏花酒,新开酒楼的红烧肉去了城外,推开了一扇破旧到不能再破旧的门。行行停停,仔仔细细的把院子中间立的坟添了几捧新土。撩起袍角,他坐在地上,对着墓碑一碗酒浇下。朝堂斗争中,谁都不是从前的样子了,他怎么还会是当年的他呢?那罪证多多少少,都有他的推波助澜,他也是个合格的大官了!游侠当天就没了命。仔仔细细的擦了墓碑,转身出了院子。

他再也不食肉了,再也不喝杏花春。小状元一步登云,成了朝堂江湖最敬仰的清白人。 再也没人提游侠。

《你才是傻白甜嘿》

只要见过郝眉的人都会忍不住感叹一声:好一个傻白甜!当然这个是极其褒义的。因为他真的是太可爱,太真,太让人想捏脸!整天以“眉哥”自称的他,整天喊着“眉哥最硬最尿性”的他,却是一个对待感情最真挚,对待周围的人最真诚的那一个。但是他也有烦恼,那就是他觉得自己好像没那么有妹子缘。

“妹子啊!老三你什么时间给咱们招个妹子来啊!!!”眉哥又在哀嚎了。周围人习以为常,甚至也自怨自艾,一座和尚庙,除了老板娘连公司养的猫都是公的!!!

“眉哥,有学妹在找我打听你哦~”微微神秘的一笑,眼睛却朝ko看过去。

“妹子!!!ko你听,有妹子!!!”郝眉一个箭步溜达ko背后,手自然的搭在他肩膀上,“妹子会做饭吗?妹子爱吃吗?妹子游戏厉害吗?”郝眉的妹子三连旁边的猴子酒都震惊了。

“哎呀眉哥~现在的妹子是需要疼的,而你也是需要疼的,所以关于跟妹子更进一步的事,还是交给更稳重的我吧!”愚公一摸头发,朝着郝眉就是一个大公鸡[ok]

“是啊眉哥,你们ko做饭不好吃吗你去找妹子!你们ko游戏不好吗你去找妹子!!你们ko不会吃吗你去你去找妹子!!!”愚公的ko三连让郝眉悄咪咪的向ko看去,却正好对上ko看过来的眼睛,他一怔,不知怎的脸就有些红,抬起手捏了捏耳朵“去去去,少打趣你眉哥!”这时ko却朝着他一句“嗯。”郝眉……

“眉哥……其实学妹还问了一个人哦,他问我ko啦!!”微微这时却补了一刀

“什么什么,他想干什么?!!!”郝眉几乎嗷的一声就炸毛了,“ko要给我做吃的,要上班,没空恋爱的!!!”他说完似乎有些不确定的看向ko“对吧ko?”“嗯。”肖奈无奈的叹了一声,招呼微微去办公室,微微转过头的瞬间竟然看到了ko的笑,对着郝眉,真的是很大的笑了,笑到emmmmmm“ko师兄,你才是真正的傻白甜吧!!!”微微一下就炸成了烟花。

↓这就是ko笑的样子[允悲][/cp]

风雨动长安.

※原创
※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文笔不畅请包涵
※如果有大佬帮忙改一下就更好了[污]

平静多年的长安城,近日来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某日夜里,福多书斋突然起了一场大火,书斋老板及家人十几口都葬身于这场火灾中。这场火起的蹊跷,刑部查了数日都没什么线索,于是长安人疯传,说是书斋做了什么错事惹怒了神仙,受到了惩罚。都知道这种传言是无稽之谈,却无人反驳,仿佛一夜之间,做了多年善事的福多书斋成了反派角色,连大火中死去的十多口人,都是不可饶恕的。

“吱——”老旧的房门被推开,发出的声音让闷在被子里的人抖了又抖。脚步声从门口响起,“哒,哒哒,哒哒哒……”从缓到急,直至停止。

“郝眉,”来者轻轻坐在了床侧,“跟我出去走走吧。”他的手捏住被子的一角,试图掀开它。“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的,同时,你自己也要坚强起来!”他声音轻缓,又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相信我,好吗?”

被子下的人整个人僵硬起来,过了许久,猛的坐起,“柯辰,我能相信你吗?”

“莫莫,”被唤作柯辰的男子摸了摸他的头,“你知道的,我总是在这里。”

“柯辰,呜……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们郝家这些年来行善积德,为什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我爹,我娘,管家叔叔,全没了,全没了……”郝眉终于崩溃了,他整个人扑在柯辰肩头,颤抖着。

“我要报仇,我要让凶手下地狱为我一家人忏悔!!!”他的眼中是强烈的仇恨,刺的柯辰心头疼痛。

“好!”

“这样的装扮真真吓死人,我就说了不好看啦......”屏幕前的女主播扭头向身边的人娇嗔着,圆圆的眼睛眯成一道月牙。

KO不自在的搓了下手指,耳根发热。
他不是故意点进来的,但他现在眼睛一点都不想挪开。

两分钟前——

“KO啊,两天后你有场直播活动,剧方要求你帮忙宣传一下新剧,你记得呀!”经纪人的声音嘚啵得的传来,KO埋首于编码中不可自拔。

看见他一脸的淡漠,经纪人深吸了一口气,在手机上划了几下
“这个是直播比较不错的一个主播,你可以看看他学学套路。”

“嗯。”
——

看着经纪人让自己看的套路主播,KO—什么鬼,矫揉造作,哪有一点正常人的样子!KO面目表情。随手划了下,

——KO觉得自己恋爱了。于是他看着手机里的小可爱说了半个小时的废话(他是这样认为的,但是他觉得好听。)

“hello,我的小伙伴们,我的直播到这里就结束啦,答应你们的糖发过了,不要给你眉哥我搞事情,听到没有,不要搞事情!!”

KO有点惊诧,觉得这个女孩子简直可爱了,一点都不矫揉造作,一嗔一笑都是自己女朋友的样子,可以说是很棒了。他完全忽略了对方自称的哥。

直到直播页面跳了,他才惊醒过来,盯着跳出来的其他主播,KO立即点了退出。等他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那个主播的名字。

他又打开直播页面找,找了半天叹了一口气,决定把任务交给经纪人。

经纪人:……寻找无果,终。

数天后KO新剧发布会走红毯,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KO,看这边,看这边!!
于是KO就跟着直觉看了过去,初恋!!

KO第二次见到郝眉之后,他的初恋告急,心中悲苦的号子声一阵一阵的吹响。他决定放弃了。

“不行,你要放弃我跟你急!!”KO的心跟他闹了。因为他觉得,对方作为一个男生同样的可爱,想给他一个么么哒。KO拗不过,苦追主播三个月,成功的登堂入室,成为一介厨夫。

——“KO,你为啥追我这么久,你什么时间喜欢我的呀?”
——“第一眼。”
——“呦呦呦,眉哥我这么有魅力啊!!对了,你今天的快递是啥?”
——“女装。”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啥,随便看看好了[允悲]

纪念日之论

纪念日之论

"虐狗啊,简直是虐狗啊~"肖奈和贝微微两人去过结婚纪念日了,留下他们哥几个加班,郝眉整个人摊在办公椅上嗷嗷的痛呼。

"得了吧眉哥,"愚公翻了个白眼,"你早就脱离了我们高贵的单身狗的行列了,不要妄图回来了!"

"我说眉妹,你的良心不会痛吗?"猴子手啪的捂住自己的胸口,一脸的受打击。

"去去去,我的良心可是活蹦乱跳呢~"眉哥一脸的得意。

一转脸,看到KO手指放在键盘上,头却侧在自己这边,嘴角也带着一丝笑意。

"KO~"郝眉蹭啊蹭的把椅子带到KO旁边,"我们也搞个纪念日过过吧。"

KO的眉毛挑起,"你想定在哪一天?"

"嗯,食堂遇见你得那天?不行不行,不太正式!要不你正式搬来的那天?不行不行,太污了~"

…………

KO看着郝眉一个时间提又否定,"慢慢想,不着急。"无论如何,这个人反正都是自己的。KO很淡定。

"要不我网上搞个投票?"郝眉一脸纠结。

"嗯。"

"那好,我去搞一搞,到时间你一定要做一大桌好吃的,并且不许限制我吃辣的!!"郝眉进一步要求。

"嗯。"KO毫无原则。

于是就有了K莫超话置顶的投票[笑而不语]快来快来,为纪念日投票了,为了眉哥的纪念日,为了眉哥的好吃的,以及~KO不可说的嗯[笑而不语]